嵊泗兩會2020專題
嵊泗黨代會2020年專題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新模式挣钱
您當前的位置 :嵊泗新聞網 > 海洋文化 > 漁俗文化 正文

憶談嵊泗漁家在飲食中的奇風異俗

2011-07-18 22:16:50 來源: 作者:

  在嵊泗這個漁島,在漁港、漁家,特別是在出海捕撈作業,或是正在航行途中的漁船,魚鮮食俗乃至日常飲食環境習俗中,都表現出許多與眾不同,富有東海漁島特定環境下形成的殊風異俗。這些殊風異俗,不僅世代相傳,而且約束甚嚴,無論是島上、船上漁家自身,就是外來之客,也必須嚴格遵守。否則,就被認為是大不尊,或是不吉利。

   吃魚不能翻魚身。嵊泗漁民吃魚,除了帶魚、鰻魚等魚體較長的魚,無論是黃魚、鯧魚還是石斑魚、虎頭魚等,一般都僅去其不能食用的魚內臟,而保留“全魚”,魚體中間劃幾刀以使油、醬之類佐料能滲入魚肉入味。烹飪熟了之后,端上桌來也是全魚。

   吃魚時,一般是主人先以筷指魚示請,請客人嘗第一筷,然后賓主一道食用,甚為好客、熱情。但這一面魚體的魚肉吃凈后,卻不能用筷子夾住魚體翻身,不僅主人自己不會去翻魚身,也不能讓客人去翻魚身。總是主人預早持筷,從上一面已用過的魚體的魚刺空縫里將筷子伸進去,再仔細地撥拉整塊的魚肉,請客人食用,以此示范,以后客人即會自動按主人的方法食用魚骨架下未用過的魚肉,直至用凈為止。

   吃魚不僅筷子不能去撥翻魚身,而且嘴也不能說“翻魚身”,主人總是在作示范動作的同時說:“順著再吃!”因為漁民終年四海漂泊,風里走,浪里行,把船看作自己的性命,絕對不能有“翻”船的事情發生。

   吃魚不能說“吃光”、“吃完”或“吃盡”。在嵊泗漁民世世代代皆靠打魚養家,大魚為生,盼望年年有魚(余),因而視講“魚吃完了”這類話為不吉祥。漁家人無論在漁船上,還是在家里,或是餐館、飯店聚餐,每逢一碗或是一盆魚吃完,總是說:“魚吃好了”,意思就是海里的魚是捕不完的,漁民家里的魚是吃不完的,年年有余。

   羹匙不能背朝上擱置。在漁船上或漁家作客,你會看到,漁家人在吃羹或湯食中,所用羹匙,都是背朝下平放在桌上或碟中,而決不會將羹匙背朝上擱在羹湯碗沿,男女老幼皆遵循這個習俗。這是因為漁民及其家人最忌諱“翻”船之類現象。羹匙形狀像船,漁家人從心理上不愿意看到羹匙倒置的現象,反映了漁家人祈求海上平安的心愿。

   筷子不能擱碗上。和羹匙不能背朝上擱置一樣,在漁船或漁民家里,筷子橫擱碗沿上,也是一大忌諱。漁民海上捕撈航行,船觸礁擱淺,是最忌諱的事之一。筷子橫擱碗沿上,近似船擱礁狀,因而就在漁村形成了筷子不能橫擱碗、盆沿口上的習俗。

   漁船上或漁民家里打水吊桶不能叫:“打水桶”。在嵊泗漁村,特別是在漁船上,漁民洗魚、燒飯,總要用打水的小木桶往淡水艙打水,或往大海里打水。但漁民稱呼這打水的小木桶為“吊亮桶”。在嵊泗的方言中,“水”和“輸”念法相同,漁民盼望出海年年有盈余,而忌諱輸,因而就產生叫打水桶為“吊亮桶”之習俗。

   在嵊泗漁民飲食習俗中,還有一種雖與吃魚無關,但卻與捕魚有關的習俗,即叫豬頭為“利市頭”,叫豬肉為“利市肉”,買豬頭為“得利市”;叫豬舌為“賺頭”,叫豬耳為“順風”。稱豬耳為“順風”,是祈求吃了豬耳能預知海上風汛潮汛,以保一帆風順;稱豬舌為“賺頭”,是希望吃了豬舌,能多捕魚,多賺錢,即有更多的“賺頭”;稱豬頭為“利市頭”,則象征著買回豬頭,就得到了“利市”,不僅漁場極力吉利多捕魚,而且市場吉利魚賣好價錢,多多獲利。

   在漁家飲食習俗中,還有許多牽涉到禮儀、健身等富有哲理性的奇趣風俗。例如,吃魚時,要請宴上為首者或長者動第一筷,魚頭魚腦讓給尊者或長者以示敬意;魚尾給年少者,說魚尾是活肉,年少者食用后長進快。

   在漁家的日常飲食中,也十分注意魚菜、葷素食搭配。如石斑魚燉芋艿,虎頭魚燒豆腐湯,白菜、粉絲做蟹煲,蝦仁炒青椒,海蜒放冬瓜湯等等嵊泗漁民家常菜中種種得當的搭配,無論從營養學的角度,還是從美食的角度看,都有科學的道理和很高的價值,更體現出一種東海外海漁島所獨有的特殊食俗。

   在漁家婚宴上,你還能看到一道唯嵊泗漁島特有的飲食“風景線”:宴席上,會端上一大碗帶皮烤熟的整個芋艿。一餐婚宴,至少要上一道烤芋艿菜,就算你大魚大肉、全雞全鴨,婚宴也不被認為是豐盛的。而一道婚宴上, 上兩道烤芋艿菜,吃喜酒的人就會夸獎東家客氣,婚宴特別豐盛。就是在日常飲食中,嵊泗漁家也將芋艿當作上等大菜。逢年過節,或是家中有客,總有一道紅燒芋艿。

編輯: 孫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