嵊泗兩會2020專題
嵊泗黨代會2020年專題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新模式挣钱
您當前的位置 :嵊泗新聞網 > 海洋文化 > 漁俗文化 正文

海龍王信仰

海龍王信仰

2010-04-28 16:46:52 來源: 作者:
   海龍王信仰    在嵊泗列島,男女老幼皆知海龍王,崇仰海龍王。他們以為海是龍世界,嵊泗即為東海龍宮之所在,而自己則是海中蛟龍的傳人。

   據五代蜀杜光庭《錄異記》卷五:“海龍王宅,在蘇州東。入海五六日程,小島之前,闊百余里。每望此水上,紅光如日,上與天連,船人相傳龍王宮在其下矣”!

   另有《太平廣記》卷四一八引《菩薩處胎經》云“鳥聞龍子所說,即隨龍子到海宮殿”。

   由上述可見,“龍宮踞海”之傳說由來已久。而嵊泗列島上漁民崇仰的是東海龍王。巍峨嵊泗列島,位于蘇州之東洋面上。即使現在,自蘇州過太倉,出瀏河口,到長江口外嵊泗海域,水路僅百十余海里,就是用古代木帆船,搖櫓使蓬地行駛,也不過五六天,即可到達。何況古代,蘇州東至南匯一帶,乃是滄海逐漸變為陸地,蘇州原本是面對浩瀚大海的海岸,從蘇州上船,可以直航抵達嵊泗列島。其方位,其駛行路程,其小島及周圍海域之描述,正是嵊泗列島。而且古人記載,與嵊泗民間傳說,也相吻合。

   古傳嵊泗諸島,是為鰲魚所馱,島嶼屹立于神奇的大鰲魚腹下,則是浩浩海國,即東海龍王----“ 滄寧德王敖廣“的水晶宮。遠西東海上有座美麗繁華的東京城,城里漁民捕魚捉蝦,用之易米易物,與海國臣民倒也相安無事。但東京城里的土皇帝卻是個昏淫的暴君,他魚肉百姓,掠盡人間財寶,奸淫民間美女還嫌不足,一天突發奇想,要娶東海龍王的三女兒瓊蓮公主為妾,強令漁民歇櫓棄網,燃火煮海,逼令東海龍王獻出三公主。

   面對土皇帝的倒行逆施,人神共怒。東海龍王決意要嚴懲土皇帝,就令馱島的鰲魚轉側鰲背,淹塌東京。龍女瓊蓮不愿無辜城民受難,即扮成漁姑上岸進城,將東京將塌的信息設法傳遞給京城里一個富有孝心的賣魚郎。賣魚郎得此消息后,背負老母,和鄉親們一起逃離東京,躲避劫難。

  不出龍女所方,暴風推著海潮洶涌而來,賣魚郎母子和鄉親們一路奔,腳后一路塌,東京城淹沒了,土皇帝和爪牙們淹死了,原來的陸地也變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而人們歇腳的山巔,則變成高低、大小不一的海中綠島。在緊靠長江口的東海洋面,就有404座這樣的島嶼,即為現今的嵊泗列島。

  或許是那遙遠朝代冷暖古氣候演變,與一次次海浸海退的浩劫,給原始人留下了難以忘懷的恐怖印象,以至世代相傳,演繹成東海龍王淹東京的故事。

  此外,嵊泗列島上還有一個與東海龍王淹東京有關的,關于浪崗山海市蜃樓出現的傳說。古時,漁民揚帆駕舟同神前山(即今嵊山島)外海面撒網捕魚,突然間,發現當時最東端一塊住人小島----浪崗山上空,升騰起一大片乳紗似的祥云薄霧,云霧中映現一座城來,有紅墻金瓦的樓閣,有杏旗飄指的茶館酒肆,還有街道魚市,車水馬龍,熱鬧非凡,一陣陣鈴聲,馬蹄聲隱約可聞……漁民說這是回光返照,東京城重現人間。

  而更令人驚異的是,1991 年1月8日下午,又有眾多島民,親眼目睹了在泗礁島小菜園岙口海面上出現的西東京城的海市蜃樓奇觀。是日下午3進半許,有2位小學女教師聽到一位8歲女學生驚叫,從學校辦公室朝海的窗外,發現東北側海面上,有一道數百米長雪白雪白的拱門型古式建筑,不僅這座拱門型古建筑輪廓明顯可辨,而且前面的樓臺亭閣,水榭廊柱也非常清晰,歷歷機見,這種仙山瓊閣船的奇景持續了約4分鐘,然后慢慢向東面海上移支消遺。

  另據史載,古時漁在嵊泗海域---- 浪崗一帶洋面上捕魚時,曾網獲一顆皇帝玉璽金印,和刻有“京城”二字的古城磚。寧波東錢湖漁民就因在嵊泗漁場網獲了皇印上交官府,朝遷才下詔,東錢湖漁民從此后進出鎮海關,一律免交關稅銀,以褒獎其拾交皇印有功。所述種種,都從不同側面,印證和豐富了東海龍王淹東京的傳說。

  在滄海桑田的遠古時代,面對神秘莫測的海天,滔滔不息的洪波,曲折險回的潮流,晾人的貿易風,有時給人類帶來福,有時卻給人類帶來禍的種種自然現象,先民們無法理解支配這一切的力量究竟是什么,便把自然力與作主宰一切的神靈來崇拜。于是,被認為是具有萬般神力,能呼風喚雨,鎮惡驅邪的祥瑞靈物----龍,就自然地成了島民的圖騰。

  身居東海外海的先民們,常年累月所接觸到的大海是喜怒無常,其造成的災難,往往是非人力所能抗御的。大海,既是島民捕撈作業的衣食之地,賴以繁衍的生命搖籃;但一旦暴怒發威,又會將整船人的性命吞噬。因此,就把東海龍王想象既威力無比,權勢顯赫,又性格乖戾,動不動就要興風作浪的海國神君。反映出島民們對大海既愛戀,又恐懼的心態,和對海洋自然現象所作的幼想性解釋。于是乎,恐懼演變成敬畏,使海龍王信仰更罩上一層海洋風俗所特有的神秘色彩;而且,海龍王信仰,也對海島漁鄉的民情風俗,帶來了潛移黷化的重大影響。

  正因為有了海龍王信仰,因而龍崇拜、龍風俗也隨之滲透到祖祖輩輩海島漁民的思想意識、典章制度、文化藝術和生活習俗等各個方面,真可謂無處不在,無時不有。而其表現方式,也是紛呈異彩,風韻獨具。

  龍敬畏與龍信仰忌諱。“文身斷發,以避蛟龍之害”,正是這種龍敬畏與龍信仰忌諱的最突出體現。

  自古以來,身為“東海”“外越”的嵊泗諸島漁民,為了養家活口,年年月月駕舟于波涌濤洶的遠海撒網捕魚,歲歲時時潛身于激流險灘間采藻拾貝,世世代代飽嘗傷身失親之痛。先民們以為這是自己“處海垂之際,屏外藩以為居,而蛟龍又與我爭”之故,因而“是以剪發文身,爛然成章以像龍子者,將避水神也”。

  斷發文身習俗,不僅古時嵊泗漁島上風行。甚至到20 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斷發習俗還保留在嵊泗漁民中間,島上捕魚人,不分年長年少,都是剃光頭,或是稍蓄短發的“小平頭”。就是漁家兒童,父母也是將其剃成光頭或是僅在腦頂“子孔潭”上留一上撮短發,并在三五歲時就把他們拋進大海潮頭號,讓他們從小出沒風濤,練就蛟龍戲水般的海上功夫。而讓兒子從小就斷發,正是出于父母為求后代像龍子龍孫,日后謀生海洋而不受水神傷害,以保了孫平安的心愿。

  龍敬畏之俗表現在漁民船頭祭拜龍君儀式,往往是在海上遇到龍卷風、龍化水等奇異海況天象及災難性氣候時。據嵊山島上親歷過龍卷風的老漁民講,龍卷風來時,海面上驟然間“烏風猛暴”,有一團長而龐大的龍狀烏云,卷風挾浪,從遠處海天之際過來,還有一條粗粗長長的“龍”尾巴。凡被這條“龍尾巴”掃蕩過處,船翻人亡,有的甚至連船帶人一道被“龍”尾巴卷上天,再跌落海,造成慘劇。而龍化水異象出現前,也是天氣驟變,海空陰沉,在人驚恐之際,似有烏龍凌空,但見一股巨大的水柱,從海面上驟起,直通蒼穹。凡有龍卷風和龍化水的預兆或現象發生,海上漁民,不論是正在起網撈魚,還是在返港航行途中,都會面對蒼天,跪在艙面上叩頭祈禱,求龍君保佑船人無恙,順順利利。從船老大到每一個船員,都是那么虔誠。而且漁民在海上遇到龍卷風、龍化水等奇異海況天象時,在跪拜祈禱的同時,往往還會許愿,如:此番大難不死,順利返島,必定還愿龍王宮,為海龍王重塑金身,獻奉三牲全魚等等。而其老母妻室聽聞兒子或丈夫在海上遇龍卷風或龍化水后化兇為吉,也一定要到龍王宮還愿,拜謝海龍五庇佑之恩。

  漁民的龍敬畏之俗,表現在漁船上的,還有一種形式就是掛龍旗。清朝的國旗是黃龍旗,而在嵊泗漁場上,無論是在茫茫大海的洋地上,還是碧波蕩漾的港灣內,也能看到許許多多、各色各樣的龍旗。在巡洋的官艇兵船上,和清末張騫創辦的江浙漁業公司漁輪、保護官輪上,船首掛鄉有黃龍的國旗,船尾掛紅地黃月雙行龍旗;而民間小漁船上則懸掛小龍旗,冰鮮船除掛“編號運旗”,也須掛小龍旗。起先是朝廷為收繳關稅漁稅,規定要掛,后來成為漁民自己在鰲魚旗上鄉龍祈求平安。

  漁民的龍敬哺之俗,還表現在竭力保全自己所居住漁島的山岙港門的“風水”上。嵊泗列島,以龍為島名、山名、潭名和岙名的數不勝數。如有黃龍島、王龍岙、嵊山龍眼山潭、后頭灣石龍堂、枸杞島龍舌嘴頭和龍頭崗墩和關岙小石龍,以及花燭龍嶼、龍牙嶼、龍骨礁和龍門礁,有的干脆冠以上龍礁、中龍礁、小龍礁之名等等。漁民在信奉中國古代陰陽五行說、讖緯學說等經道教而體系化民俗觀的同時,再有強烈的龍敬哺之俗,對于這些島上、岙口、山頭、礁嶼上的一石一土,不僅自己絕不輕易采挖,而且也不讓他人隨意采挖,以保全這些島岙山礁的龍脈。舊時,為在島上打石涉及到一鄉一村龍脈而引發械斗,造成傷亡的也有。如今,這種以龍敬為核心內容的風水民俗,還流行于島上。

  頌龍舞龍揚龍威。這是從正面體現漁民的海龍王信仰,貫穿于漁民的生產、生活與文化娛樂之中。

  捕撈生產中揚龍威。一種是一島一岙地舉行。每季漁汛開始,第一風開洋,全島可是全岙漁船匯泊聚集,舉行祭龍王儀式。漁民將供桌擺設沙灘,燃燭焚香,奉上豬頭、黃魚鲞和年糕、鹽、糖、茶、米等供品,船老大領著漁民們朝著大海跪拜叩頭;而眾漁民的母親、妻子,則身著全身祭神禮服,育經祈禱海龍保平安,送豐收。另一種則是以漁船為單位舉行。即一汛第一風開洋前,船老大吩咐伙醬買來豬頭等,在漁船的桅前艙甲板上舉行祭龍王儀式。后來,由于受政治氣候影響,轉移到較為隱蔽的伙艙間舉行。當然,還有一季漁汛結束舉行“謝洋”儀式,即祭謝海龍王保一汛平安豐收,收可分一島一岙較大規模舉行,和一船或對船舉行。此外,漁船在離開本地漁場前夕,和到達外地漁場后第一風漁船攏洋,也有在船上舉行祭供海龍王儀式的。1966年12月底,我跟隨嵊山島著名高產船老大吳阿祥對船去南洋(即象山石浦和臺州大陳漁場),盡管當時正值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初期,這種祭龍王儀式已被視為“封建迷信 ”而列為禁止之列,但吳老大還是命伙醬買來豬頭等,悄悄在船上舉行了祭龍王儀式,然后大家飽餐一頓,次日指曉駛離嵊山港,奔赴南洋漁場。當年冬汛在南洋漁場獲得大豐收,離開南洋返鄉前,又在船上舉行謝龍王儀式,可誤用虔誠之至,也足見海龍王信仰風俗,在東海漁民中的價值。

  日常生活中揚龍威。龍信仰風俗,在漁家生活中無處不有。如有新生兒降臨,起名為“海龍”、“順龍”或“龍英”、“龍菊”;新生嬰兒滿月辦“滿月酒”宴請,親戚長輩往往送上一枚雕龍的長命富貴鎖,或是奉上一顆內包有鑄刻“乾隆通寶”(借龍之諧音)字樣銅錢的黃布香袋,掛于新生兒胸前。無論是把帶有龍字之名,還是佩戴龍物,均系以龍喻人保安寧。再是漁家后生和漁家姑娘結婚,男家迎娶前的晚宴稱為“龍聚飯”,意即龍鳳相聚,家道興隆。連飯食酒宴,也罩上了神秘的海龍王信仰的光環,散發出濃郁的龍崇拜民俗的古樸之風。

  文化娛樂中揚龍威。漁民在自己文化娛樂活動中的海龍王信仰風俗,也表現多姿多彩。如漁民穿龍褲,龍褲上鄉龍;漁船上畫龍,視船為木龍;大年三十夜或正月初一舞龍,正月十五掛龍燈、擺龍舟;在住宅屋棟上塑龍,在屋柱上雕龍,甚至在俗稱“七彎涼床”的大木床上用白骨鑲嵌出龍圖案等等。以龍文化自娛,真可謂處處體現出海龍五信仰風俗。

  東亞漁民同崇龍。海是龍世界,不僅中國東海漁民崇龍,而且水水相連的東亞各國沿海漁民,在崇龍風俗上有許多驚人的相似之處。東亞漁民都信奉龍王是海的世界的君主,如日本志摩一帶漁民中流傳的諸海神中,龍神或八大龍王,是最具代表性和權威性的神靈,日本漁民中還廣泛流傳著浦島太郎入龍宮城拜訪龍五的故事。

  在朝鮮及韓國漁民中,關于海龍王的信仰與傳說也十分盛行。《三國遺事》就載有這樣的傳說:新羅文武王生前崇龍頗為虔誠,希望自己死后,能化作護國龍神,便要求后代及大臣,在他亡故后,把他安葬在海神的礁巖上;憲康王幸臨開云浦時,因受到龍王捉弄,在云霧中迷失方向,東海龍王曾率7位太子謁見大王,并留名喚處容的太子輔佐大王;而純貞公主偕水路夫人共抵江陵時,卻被海龍強掠而去。

  到真圣女王時代,有位居中陀知的神箭手,應海龍王之邀赴孤島射殺乃狐精的神怪。《高麗世》則說這位神箭手是高麗五朝祖先作帝建,他應龍王請求射殺了在海礁戲弄龍王的老狐精,并娶龍女為妻,共養了4位龍太子,長子龍建之子王建便是高麗太祖。但恰恰就是這個按“照生田滋”之說,不過是活躍于中國海的一個的王建,卻非常榮幸地一方面為關于日本天皇祖先的神話所采用,同時又與朝鮮高麗王朝的祖先相聯系。

   即使在現代的韓國濟州島漁民中,仍留傳著海龍王信仰。玄容駿這樣記述五龍宮和龍王皇帝國(司海之神):“龍王國”中不僅有“龍王”,還有許多諸如龍王國官員、使者等海國小神,當地島民在祭神時,單獨舉行迎龍王儀式和龍王祭典,乞求海上平安,漁業豐收,并超度亡靈,永保人壽魚豐。此外,該島民中還流傳海上之國有江南天子國、一目人國等,而海底之國最有代表性的是東海龍王國。

    聯系中國古代關于蘇州東,海中小島前海中有龍王宮的傳說,可以看到,日本、朝鮮和韓國漁民文化基本構成要素,與中國江南吳越等地,尤其是嵊泗漁民文化具有不可分割的聯系,而且表現在海龍王信仰風俗上,又是何等地小乳交融。濟州島漁民以為龍宮中有龍王國官員、使者諸小神,嵊泗列島漁民則世代相傳,龍宮中不僅有海龍王坐龍庭,還有龜丞相,蝦兵蟹將和龍外甥即海泥鰍,更有龍子龍女、龍孫龍外甥孫女……海龍王信仰,使東亞漁民的風俗,竟產生了如此異曲同工的奇特魅力。

編輯: 柴風波